当前位置: 首页 > >

法院对于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民事判决书发现当事人身份信息有误

发布时间:

法院对于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民事判决书发现当事人身份 信息有误采取什么方式予以纠正 ——宋文启与王秀琴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一案 【案件基本信息】 1.判决书字号:[2014]沈中民再终字第 116 号 2.案由: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 3.当事人 被上诉人(原审原告) :宋文启 上诉人(原审被告、曾用名王秀芹) :王秀琴 【基本案情】 2012 年 2 月 28 日早宋文启接到工友辛有志电话给王秀 琴经营的沈阳市苏家屯区诚信酿酒厂卸高粱,按吨给付劳务 费,每吨10元钱,由干活的工人*均分配。到达沈阳市苏家 屯区诚信酿酒厂后,宋文启与辛有志及另外3人李风海、姜 士发、吕英贺一同卸高粱,宋文启站在车箱上,把辛有志递 交的粮袋给下面的人,在卸粮过程中,从车上摔下来受伤。 受伤后宋文启的工友将宋文启送至沈阳市苏家屯区中心医 院门诊治疗,诊断为左桡骨远端粉碎性骨折,支出医疗费 4180元。 宋文启伤情经本院委托辽宁仁合司法鉴定中心进行 法医司法鉴定,宋文启因摔伤致左桡骨远端粉碎性骨折评为 十级残。 1 【案件焦点】 原审被告王秀琴称不认识原审原告宋文启,也没有找原 审原告宋文启来卸高粱,在原审被告王秀琴不知情的情况 下, 原审原告宋文启受伤, 原审被告王秀琴不应当承担责任, 另外原审原告宋文启本人也有责任。 【法院裁判要旨】 沈阳市苏家屯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:雇员在从事雇佣 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的,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。原告为被 告卸高粱,被告给付报酬,双方行成雇佣关系。原告在从事 被告安排的工作中从车上摔下受伤,被告应承担赔偿责任。 原告因此事故受到的损失有医疗费 4180 元,残疾赔偿金 16594 元,精神损害抚慰金 5000 元,鉴定费 880 元,合计 26654元。综上所述,依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》 第五十八条、第一百三十条、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》 第一百一十九条、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》第三十五 条之规定,于 2012 年 10 月 19 日作出 [2012] 苏民一初字第 603号民事判决书,判决如下: 被告王秀芹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三日内赔偿 原告宋文启医疗费 4180 元、残疾赔偿金 16594 元、鉴定费 880元、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,合计人民币26654元。 案件受理费50元,减半收取,由被告王秀芹负担。 该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。本案进入执行程序。在执行 2 过程中,王秀琴称作为执行依据的判决书中王秀芹不是本 人,但是通过查询相关资料,王秀琴与王秀芹是同一个人, 王秀芹是王秀琴的曾用名。对于采取补正方式下裁定还是通 过再审方式予以解决,经沈阳市苏家屯区人民法院审判委员 会讨论,本院于2014年5月21日作出[2014]苏立民监字第6 号民事裁定书,裁定本案由本院另行组成合议庭再审,再审 期间,中止原判决的执行。 沈阳市苏家屯区人民法院依法另行成合议庭,再审此 案。 再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一致。 再审另查明:王秀琴系沈阳市苏家屯区诚信酿酒厂业 主,王秀琴在办理沈阳市苏家屯区诚信酿酒厂工商登记时、 办理预防性健康体检卫生培训合格证时及办理结婚登记时 使用的名字均是王秀芹,沈阳市劳动局为其办理的沈阳市富 余职工就业优惠证上的名字还是王秀芹。王秀琴一代身份证 上的名字也是王秀芹。 王秀芹系王秀琴的曾用名。 上述事实, 有工商档案材料、结婚登记证、办理预防性健康体检卫生培 训合格证、沈阳市富余职工就业优惠证、一代身份证复印件 等在卷佐证,经开庭质证,本院予以确认。 沈阳市苏家屯区人民法院再审认为:原审判决结果并无 不当之处,但是应该标明王秀芹系王秀琴的曾用名,故对此 部分应予以更正。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《中华人民共 3 和国民事诉讼法》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七条 之规定,于2014年8月13日作出[2014]苏审民初再字第5号 民事判决,判决如下: 一、撤销本院[2012]苏民一初字第 603 号民事判决。 二、原审被告王秀琴(曾用名王秀芹)于本判决发生法 律效力之日起三日内赔偿原审原告宋文启医疗费 4180 元、 残疾赔偿金 16594 元、精神损害抚慰金 5000 元,合计人民 币 25774 元。 案件受理费 444 元,鉴定费 880 元,由原审被告王秀 琴负担。 王秀琴不服该判决,向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 上诉称,再审判决不合理,王秀琴不认识宋文启,也没有找 他来卸高粱,在王秀琴不知情的情况下,宋文启受伤,王秀 琴不应当承担责任,另外宋文启本人也有责任。 宋文启答辩称,他为王秀琴卸高粱受伤,王秀琴应该赔 偿。 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 院再审查明认定的事实一致。 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,宋文启为王秀琴 提供劳务,王秀琴给付报酬,双方形成雇佣关系,王秀琴应 对宋文启在提供劳务过程中所受损害承担侵权责任。在原审 法院再审庭审过程中, 王秀琴承认于 2012 年 12 月 27 日见 4 到辛友志时说“明天要卸高粱,你能不能找几个人给我卸一 下” 。辛友志答应了并找了包括宋文启在内的几个人在第二 天帮王秀琴卸高粱。王秀琴对此没有拒绝并按约定给付了报 酬。王秀琴在本院二审庭审中也承认宋文启事发当日在车栅 栏上接袋子, 途中掉下来的事实。 故对王秀琴不认识宋文启, 也没有找他来卸高粱,对他受伤不知情,不应承担责任的主 张不予支持。王秀琴主张宋文启本人对受伤也有责任,但不 能提供证据证明,对此抗辩本院不予支持。综上,再审法院 再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,适用法律正确,判决结果得当,依 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》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(一) 项之规定,于 2014 年 10 月 9 日作出[2014]沈中民再终字 第 116 号民事判决,判决如下: 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 二审案件受理费 444 元,由上诉人王秀琴承担。 【法官后语】 本案的案情比较简单,本身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代表性, 对于雇员在提供劳务过程中所受损害雇佣人



友情链接: